我们和做空辉山乳业的那个美国人聊了聊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4-11 00:49

  美国人卡森就像是资本市场上的“职业打假人”,只不过一般商品的打假人通常一次只是索取几千至多上万的赔偿,而卡森一出手,被做空的公司遭遇的是几十数百亿市值的蒸发乃至破产。凭着对中国的了解,卡森也专门盯上了那些企图“浑水摸鱼”的中国上市公司。

  文:刘周岩

  3月24日至今,辉山乳业的股价暴跌及一系列连锁事件使其引发了远超自身乳品知名度的来自资本市场和公众的广泛关注,也使做空辉山的美国浑水调查公司(Muddy Waters)及其创始人卡森·布洛克(Carson Block)再次置身于风口浪尖。

  24日一天之内,在香港交易所挂牌的辉山乳业股价暴跌达85%,创港交所史上最大跌幅,市值一日蒸发约320亿港元。如此幅度的暴跌震惊了市场,随之而来的,便是传言四起,如几十亿资金被挪用作房地产投资、审计过程中发现大量单据造假等,董事失联、辽宁省金融办介入等一系列戏剧性事件陆续发生。

  辉山自身固然问题缠身,然而也有许多势力在有意地做空辉山,卡森·布洛克和他的浑水调查公司就是其中最主要的力量之一。

  当卡森的手下迅速、客气又语气欢快地给我和大卫回复了邮件时,我是略感惊讶的。毕竟,他们公司这个邮箱平常收到的邮件更多是:

  “你、你的妻子和你的父亲,准备好接受我们的子弹了吗?”

  “一颗击中脑部的子弹并不会是太痛苦的死亡方式”

  “我知道你父亲的住址”

  ……

  因为时刻面对着死亡威胁,卡森从不透露自己的具体行踪。作为一个能说一口流利普通话、在中国生活过五六年且对上海颇有感情的美国人,卡森自从2010年就没有再踏上过中国大陆的土地了,这是出于“安全的考虑”。

  卡森·布洛克(Carson Block)和他的浑水调查公司(Muddy Waters)做的是一项专门断有权势之人财路的生意:做空在海外上市的有问题的中国公司。卡森首先寻找有漏洞的公司并进行调查,确认公司在财务、经营方面有问题后通过融券业务向券商借来一定数量的该公司股票,高位卖出股票后,发布负面报告使得核心投资人对该公司撤资造成股价下跌,此时卡森再低位买回股票归还以赚取价差。卡森就像是资本市场上的“职业打假人”,只不过一般商品的打假人通常一次只是索取几千至多上万的赔偿,而卡森一出手,被做空的公司遭遇的是几十数百亿市值的蒸发乃至破产。

  虽然卡森从事的是一项如此神秘又危险的事业,但是约卡森采访却出奇地顺利。在确认了《三联生活周刊》的记者身份之后,卡森爽快地答应了我和大卫提出的电话采访的要求。他坦言自己完全没有出名的想法,然而因为自己的事业,也需要通过媒体保持一点知名度。

  相比之下,认识卡森的其他人反倒顾虑更多。在我们联系周边采访时,卡森的一位大学同学要求务必隐去他的名字,最后又以“太危险”为由没了音信。

  这种顾虑完全可以理解,因为卡森的成绩实在过于“耀眼”。仅在浑水调查公司创立之初的两年里,因为浑水的披露,就有东方纸业因财务造假股价暴跌,绿诺科技因虚构客户等原因最终退市,中国高速频道因夸大营收最终退市,多元环球水务因财务造假停牌,嘉汉林业因虚报收入与资产宣告破产……卡森最近的战绩是辉山乳业,他从去年底就开始发布做空报告。

  能成功找出这些“浑水摸鱼”的中国上市公司,得益于卡森独特的背景。九十年代末即来中国研究A股公司,05到10年之间在中国做律师、创业,这些特殊的经历以及对中国商业、法律的钻研使得卡森相比于其他外国人更能看清中国的“浑水”。而美国人的身份、在华尔街工作的经历以及自己从事金融业的父亲,又让他知道如何与海外投资人打交道。

  卡森是个不折不扣的“中国通”,对于中国式“关系”和“猫腻”的艺术有着相当深刻的理解。采访全程是用英文进行的,不过在提到那些他与之打过交道的中国政府部门或人物时,他还是会脱口而出它们的中文名字:工商局、国安局、某某某。

  从东方纸业的第一战之后,卡森的调查与做空便愈发专业,一度被称为“中概股狙击手”。“我的性格是律师型的,而律师的特点是找问题、找风险”,卡森如此解释自己在发现问题时的敏锐。浑水公司的调查手段也不拘一格,除了基本的查阅公开资料、调查关联方等常见手段,浑水还经常采用暗访、假扮客户联系业务等方式对公司的问题进行“侦破”。

  调查中国高速频道时,浑水派人在几十辆公交车上实际观察广告播放情况,发现司机都喜欢播放自带的DVD节目,高速频道对终端控制力很弱。调查多元环球水务时,浑水在办公地点发现员工毫无工作状态,形同“成人托管所”,推测公司经营一定有问题。调查辉山时,浑水使用无人机拍摄在建的牧场情况,发现工程进度堪忧。有了这些直观的判断之后,浑水再在办公室内进行数据的比较、核实,坐实问题。卡森认为,之所以监管机构和大的会计所不能及时发现这些问题公司的欺诈,就是因为它们只进行办公室的研究,而不去实地调研。

  不过,浑水的调查也受到了不止来自于被做空公司的阻力。2012年之后卡森做空中国公司的频率明显降低,转而将视野转向了一些其他国家的公司。卡森告诉本刊记者,他在那之后挑选被做空的中国公司时会相当小心,有一次他看到计划做空的公司被CCTV做了负面的报道,认为这是其背后没有权力后台或是权力后台已经崩塌的象征,才敢继续做空,“我可不想和某些重要部门相对抗”。

  在美国、香港等海外资本市场,由于没有类似中国大陆的对做空的政策限制,浑水这类做空机构十分常见,苹果、微软、IBM这些著名公司都被人尝试做空过。不过做空者也不是总能成功,没有漏洞、经营良好的公司即便被“误伤”,股价往往能很快回升,做空失败的机构要蒙受经济上的损失,如果以造谣等形式恶意做空,还要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做空机构与上市公司之间,形成了一种动态平衡。

  “我认为我的行为对市场是有利的,可以帮助投资者淘汰那些造假的公司”,卡森如此评价自己的事业。不过他也坦言,从做空中获取利益才是自己的首要目的,自己的本意不是要成为行侠仗义的忍者或是劫富济贫的罗宾汉。对于卡森,有些人认为他是“亡我之心不死”的“敌对做空势力”,也有些人认为他是净化市场环境的“鲶鱼”。

  这份利益得来的并不轻松。卡森曾经和自己的妻子开玩笑说:“我收到的死亡威胁就是我业绩的证明”。卡森也在通过拓展业务的方式分散风险。一方面是扩展国际市场,做空其他国家公司,另一方面是成立对冲基金,以更多元化的方式进行投资。据卡森向本刊透露,未来两个月内,浑水还会陆续发布针对其他数家公司的做空报告。

  无论怎样看待卡森,这样一位游走于大陆与海外资本市场之间,对中国经济有着深刻观察的做空者,他所给出的投资建议,或许都值得我们听听。这正是本次三联音频课的主题。

  (关于卡森·布洛克的详细报道,请见新刊《三联生活周刊》2017年第16期,总第932期)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